当前位置:主页 > 日式小颜术培训 > 正文 >

北京新发地的商户们,还好吗?--上观

来源:我的网站 时间:2020-06-19

概要:“草鱼扔了几十袋,小2000斤哪。扔吧,扔到吧,新发地(逆)垃圾站啊。”

6月13日,一则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商户扔到货物的视频引起网友热议。拿走货物的商户、散落满地的生鲜、等候进行核酸检测的长队,视频中的很多元素都令人担忧。

据官方数据,6月11日至15日,北京总计新增本地确诊病例106例,绝大多数与新发地市场有关联。

北京的“菜篮子”“果盘子”正在经受新冠病毒的考验。包括里面的商户、周围的居民,和新发地市场建立32年来带动发展的一切。

商户们的生活

6月14日下午,北京气温达到34℃。新发地市场被封锁的所有出入口前,可供执勤人员饮用的桶装水晒得发热。没人在附近逗留,路经车辆开得飞快,整条街除了蝉鸣,再无任何可听到的悦耳声音。

柳京的1万多斤西红柿正在市场里加快腐烂。他回应,新发地6月13日零点开始封闭,而他的发货时间是凌晨5点,因此完全无法进去处理。

即便进来,主要处理方式也无非当场扔掉或就地分发两种。13日北京新增病例活动轨迹牵涉到新发地市场,防疫部门又在市场从业人员及环境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为求保险,商户们别无选择。

“平时我每天都能卖一万斤左右的西红柿,多的时候一天能卖两万斤。” 谈及这次损失,柳京惋惜不已。然而复工时间未定,疫情防控手段还在加强,自费做完核酸检测后,他能做到的只有等候。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过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了。

在老主顾们的印象里,新发地市场最繁华的时间永远在凌晨4点。那是北京当地人的进货主场,大到物美、永辉等连锁餐馆,小到开车或坐公交特意赶来的商贩和市民,都要在这期间买走当天最新鲜的食材。

商业人物2017年的报导重构了商户之后的工作流程:7点-9点回头外调,这是出货量仅次于的时段,对象为河北、天津等地的批发商;下午4点货物大体清空,司机回到上级市场,将货物装车,在第二天凌晨4点商户发货前运至。

周而复始的工作决定下,新发地市场的商户很少有虚弱的机会。但从部分商户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来看,他们十分享受辛苦带来的成就感。

一位热血的男商户爱记录“不到半小时一车完结!”的停泊抢走货场面;一位走专业路线的女商户乐于展出测量水果大小、甜度的仪器;买大葱的夫妻爱人在凌晨出摊时自拍电影,回应“已经习惯起早贪黑的生活”……他们在视频里充满著干劲。

可此刻,他们无法再与新鲜的货物一同出镜,更不愿详谈现状和金额损失。忽然闲下来的生活让他们的胆量无处徜徉,谈及近几日做到了什么,一位商户直言:“我这几天光接受记者专访了。”


新发地的变化

和市场里的商户一样在近日想起网友好奇心的,还有被称作北京“菜篮子”“果盘子”的新发地市场本身。

北京接连几天找到与新发地市场有关的病例,让不少不知情的网友误认新发地是“病毒新的发源地”的全称。但事实上,新发地其实是北京市丰台区花乡新发地村的村名。

这是一个带着果蔬批发市场基因的村子。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曾在书中讲解,新发地村的村民世代以种菜维生,加上地理位置良好(坐落于城乡接合部),村子周围方圆几公里都是菜农总承包的土地。

1985年,北京市政府实施了打开城门、放开价格两项举措,促成新发地构成了小规模自发农贸市场。脏乱差的环境难坏了负责人张玉玺。他每天清晨去市场轰人,却总清理不了这片“膏药”,多番考察下,他终于自由选择顺势而为。

于是,投资15万元,组织15个村民,连夜用水泥杆和铁丝网圈出15亩地,赢取天时地利人和的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于1988年5月建立了。

之后的32年里,新发地市场的占地面积从15亩变扩为目前的1680亩。其官网数据表明,市场目前享有相同摊位约2000个、定点客户4000多家,日陡然蔬菜1.8万吨、果品2万吨。市场2019年交易量1749万吨,交易额1319亿元。

所有数据可用两句话总结:“新发地蔬菜占到北京全市供应总量约70%” “在全国4600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已倒数十七年双居全国第一”。

可如今,相比成绩,人们更关心新发地市场的防控问题。

6月8日还在为湖北玉米、毛豆直播带货的张玉玺,最近的发言是6月12日对新发地市场进口三文鱼切割成案板检测出有冠病毒情况的解释。他表示,该进口三文鱼供货来源为京浅海鲜市场,新发地市场的肉类、蔬菜、水果及其涉及设施等抽查中暂未发现新冠病毒。

6月14日下午,北京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研究关于对丰台区有关人员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渎职失责问题初步调查和处置的事项。北京丰台区副区长周宇清等被免职。其中,被免去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总经理职务的张月琳,正是张玉玺的儿子。

防控进程

正如新发地市场的兴起带动了村子的运输、旅游、餐饮等各类业务,近日暂时关停的市场也对周边产业造成了一定影响。6月14日下午新发地市场对面,北京新发地农产品城市配送中心、北京新发地汉龙货运中心均已堵塞。

经常出现发病病例的小区同样受到了严格管控。

乘车前往距新发地市场500米的银地家园小区,导航系统显示的多条抵达路线均已无法通行。距市场有2.8公里车程的宜兰园小区,同为市场周边实行封闭管理的11个小区之一。

一位宜兰园小区保安表示,宜兰园1区、2区、3区正在小区内部统一展开核酸检测。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在室外整天个不停,不受不了高温,个别医护会短时间扣上护目镜透气。6月15日下午,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社区防控组办公室成员、北京市委组织部部务委员徐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内8000多名经营、订购和工作人员,已于6月14日凌晨全部展开了核酸检测,转运至集中于观察点,进行集中医学观察。

此外,各社区(村)全面积极开展“敲门行动”,通过张贴公告、上门告知、电话微信联系等多种方式,排查5月30日以来曾去过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人员近20万,正在以社区为单位就近决定核酸检测,并进行居家仔细观察。

“北京全市社区防控工作迅速进入战时状态。”

新发地市场的商户们仍在等候之中。柳京说道,他所在的村子已堵塞管理,好在隔壁有家超市,“这几天还能将就一下”。他接到了商户货物损失会有赔偿的通知,明确还知道如何实施。总之,从业21年的他要在家待一段日子了。

乐于在短视频平台分享新鲜水果的商户基本暂停了更新。有限的内容中,仍能看到他们一个月前精彩生活的样子。

有些事发生在夜里,比如一位商户半夜买了1000件果冻橙,另一位商户批发西葫芦和芦笋“干到凌晨两点”;有些事再次发生在极端天气下,视频里,商户们嘲讽着自己被暴雨冲跑的西瓜、被烈日晒黑的皮肤。

少数与业务无关的内容是由家人组成的。去外地上大学的女儿、慢慢从病重痊愈的母亲、各式各样的生日庆祝现场……不过无论哪一段视频,评论里总有亲朋的一句“再苦再累也有一点”。

此刻,宅在家的他们比往常接到了更多陌生人的回复。虽然内容大都只有短短两个字:打气。

(应受访者拒绝,文中柳京为化名。)


原标题:《损失惨重,北京新发地的商户还好吗?》